当前位置: 票草牛肉干 > 企业简介

云阳特产让牛肉干高端大气上档次

在加州北部的葡萄酒之乡,群山沐浴在阳光之中,生长于此的乔恩·塞巴斯蒂亚尼(Jon Sebastiani)学会了创造和享受生活情趣。他的家族在葡萄酒之乡索诺玛拥有一个百余年历史的葡萄园,他的童年就是在照顾葡萄藤和垒酒桶中度过的。

但44岁的塞巴斯蒂亚尼在五年前重塑自我,在索诺玛创建了Krave纯净食品公司(Krave Pure Foods)及其肉干品牌。肉干这种食物通常令人想起货车站,而不是高级烹饪。“人们认为我疯了。”他说。

也许他没疯。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(Nielsen)的数据显示,去年美国人消费了25亿美元牛肉干,而且这方面的支出一直在以每年10%的速度递增,销售向Slim Jims、Jack Links和其他便利食品品牌严重倾斜。塞巴斯蒂亚尼说,他的使命就是使他的肉干成为有益健康的高端食品。“我觉得这种产品已经被完全误解了。”他说,“大多数普通消费者认为,肉干是充满人工成分、含盐量高、浪费皮革的垃圾食品,只配出现在加油站便利店的角落里。”

但是Krave的产品给人以截然不同的感觉。延长腌制时间和加湿烹调使得肉质丝滑柔软,并且拥有罗勒柑橘味、辣椒酸橙味和甜辣味等多种口味。在肉干市场上,除了照烧和胡椒等传统口味以外,很少有公司冒险尝试新口味,因此塞巴斯蒂亚尼的肉干在2010年一经面世就脱颖而出。“我们希望成为肉干领域的标杆品牌,如同冰淇淋领域的Ben & Jerry's,啤酒领域的Samuel Adams,咖啡领域的星巴克(Starbucks)。”

塞巴斯蒂亚尼的肉干确实引起了消费者的注意。他的产品已经进入谷歌(Google)、Twitter和Beats by Dre等公司的食堂,还登上了维珍美国航空(Virgin America)的飞机。2013年,Krave的年营收为1,700万美元,去年更是达到3,600万美元。“Krave绝对是增长速度最快的公司。”研究袋装食品市场的瑞信(Credit Suisse)分析师罗伯特·莫斯科(Robert Moskow)说。

塞巴斯蒂亚尼不是其家族里第一个尝试不同事物的成员。他的父亲山姆·塞巴斯蒂亚尼(Sam Sebastiani)曾负责管理家族葡萄园,后来他想要打造更高端的葡萄酒,但遭到家族否决,于是山姆决定自立门户,在1989年和妻子维基(Vicki)创建了一个新酒庄,名为Viansa。“那是我家生活极为困难的一段日子。”乔恩说,“我父亲不得不从零开始。”

为了筹钱创建Viansa,他的父母把房子卖掉,住在该酒庄附近的活动屋里。“这是典型的孤注一掷。”乔恩说。后来,这个酒庄采取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经营模式,积累了大约2.5万名顾客,他们每个月都会收到寄来的葡萄酒。

从圣塔克拉拉大学毕业后,乔恩回到Viansa工作,在1995年成为总裁。十年后,这个酒庄的年营收达到2,200万美元,但这时山姆和维基决定离婚,以3,100万美元的价格将该酒庄出售。

投资房地产失败后,乔恩决定回到学校。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分别拿到MBA学位,“我觉得,在离开酒庄后,我需要更加认真地对待今后的生活。”为了参加2009年纽约马拉松赛,他接受了长跑训练,并用高蛋白、低碳水化合物的肉干代替正餐。突然之间,Krave开始有了一个想法,就像父母想要打造更高端的葡萄酒一样,他开始想着提升肉干的档次。他自掏腰包拿出近5万美元,与洛杉矶城外的黄金岛肉干公司(Golden Island Jerky Co.)合作生产了第一批产品,并开始在加州北部非连锁型的商店里出售。

他很快意识到,如果想要让顾客购买比知名品牌更贵的Krave肉干,那就必须先让他们尝一尝。“我们在商店里开展了数千次试吃活动。”49岁的Krave合伙人、口味开发师詹斯·霍吉(Jens Hoj)说。霍吉曾是高级餐厅主厨,负责管理索诺玛的埃尔多拉多饭店(El Dorado Hotel & Kitchen),后来在2010年加入Krave。

与消费者的交流促使塞巴斯蒂亚尼做出了改变,包括用牛底板肉生产大条肉干。“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肉店里买来的。”他说。塞巴斯蒂亚尼和霍吉避开便利店,在雷利(Raley s)和德尔格(Draeger s)等北加州杂货连锁店里独立展示Krave的产品。他说:“当我们向韦格曼斯(Wegmans)、西夫韦(Safeway)、塔吉特(Target)和其他零售商作介绍时,我们把我们的产品放在与Clif Bar能量棒、Chobani希腊酸奶和Kind Bar能量棒相同的档次上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